信息搜索-->>> 关键词: 栏目: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康萨仁波卿行迹记
发布时间: 2006/5/8 19:03:39 被阅览数: 1649 次
能海上师讲授

    释迎世尊示寂,距今已二千余年,所有超诸世间之神力智慧,在今人听来,都不免有几分怀疑,是因为现在的人与佛悬殊太大的缘故。不但中国人如此,即暹罗(泰国)等地的人,对天龙八部之威神,八之瑞迹等,也同样有着怀疑。唯尊重教理,于神奇希有超人之事迹,不能生信,故惟于常人心理推测可信之范围内,信崇佛之功德,生希有心。根据这些进行推衍,信心日益不足,加以也不信佛之功德的缘故,自身希望成就此功德之心也不能发起,则圆满详尽之正法,也无人学习和修持,正法失坏,完全是由于这样的原因。因此,为佛弟子者,应以种种方便,思维观察,于佛功行,生起信心。
    一切方便之中,又以见闻现前得大成就者的事迹为最上。以现见真有得大成就者,大悲大智,神力辩才,超乎常人,实有不虚,则于具足不可思议功德之诸佛,自可循此例推,证之实有。
    由于上述原因,先德传记,委实有随时再讲述之必要。喇嘛仁波卿之功德事业,往年喇嘛仁波卿诞辰,亦曾于此时间,未以能详尽。今值此吉祥之日,再为大众讲述,闻者宜各生净信之心,自得无上之加持也。
    现今佛法兴盛之地,首推西藏。泰国、缅甸,虽号称佛教国,实则只有一分佛教,于佛在世之种种灵异,已不能相信。近代受西方文化之侵入,固有信心,弥见动摇。西藏自唐文成公主时,承受中国佛法,同时藏王复娶郭尔噶(罗什法师故乡)公主。二人各带有释迦像入藏,藏王建寺供养,即今之大小昭也。此为佛法自中原间接入藏的时代。自此以后,藏人直接到印度求法者甚多;西藏到印度噶伦布,现今只有十八日路程。自独吉岭下山,即是北印度佛法兴旺之地。中原人到印度,昔时取道甘肃,动则须二三年,海道风浪尤为艰险,故藏人到印度求法,较中原人更容易。唯印度天气奇热,冬月天气,略似此间今日之气候,藏人习惯于雪山严寒,去者因风土天气之不适应,甚难生存,故生还者少,然求法者仍千百络绎不绝。
    故能承受印度佛法之全体者,国土中唯有西藏。成就者之多,著述之弘富,盛极一时。大般若经、佛授记言、般若教法之流传,由中印度至西印度再至印度之北(即西藏)信仰者之多,超过佛在世时,并且流传弘扬于东方。西藏教理以般若为主,东方即中国文化境域也。
    藏人到印度学法者既多,承传也存在分歧,讲教者有大小显密空有之诤,学密者即大威德论一部之承传,也多至十余家,学者不能融会贯通,修者唯喜趣于神变奇异之事,并且互相冲突妨碍。真正为了生死而修行者,寥若晨星。
    时至宋时,藏王不信佛学,佛教遭到大摧残,佛教须有人整理,始遣使迎阿底峡尊者入藏。初一二次派遣使者,皆为印度人所羁留,藏人借金赎之,印人纳其金,仍留其人。最后一人潜入阿底峡寺中学法,始于阿底峡密商遁。阿底峡领十三寺堪布,委十三寺之锁錀,于使者来藏。(以十二年学阿昆达磨者即阿底峡尊者是也)
    虽学修丰富,而其教化藏人及整理西藏佛法,惟以十二种法门,一、皈依三宝,二、发菩提心。以观一切众生皆父母故,教派之我执法执,自融化于无形。以虽同一皈依三宝故,普摄一切教派,而佛教遂归于一统。至其全部之学问,得其传者,仅一二人而已。故有皈依喇嘛之称。阿底峡是弥陀化身,有大悲愿威力,故能将混乱之西藏佛教,廓而清之也。示寂时,弟子请传法要,惟教以相信因果。得尊者全部之传者,为在家弟子仲登杰(观音菩萨化身)故承其传者称噶当派,仲登杰虽以白衣传法,一切尊照戒律界限而作,非为末世白衣之漫无矩度也。然以居士荷圣教故,比丘日少,西藏佛法,遂又陷入危险时期。
    宗喀巴大师开始应运而兴,一面提倡阿底峡尊者之教法,一面提倡比丘戒。显教则有五部法相(现观庄严论、中论、入中论、集量论、俱舍论、比丘戒);密乘则有三部五部二十余部等二次第之修法,释迦世尊一代时教圆满完全呈现,大小显密,不惟不相冲突,而且适见其互助互成之妙。
    宗喀巴大师是文殊菩萨化身,及其生时,其教流已及于蒙古康藏全境,汉地亦及余四川灌县。明初派人迎宗喀巴大师,大师遣弟子(色拉寺开山喇嘛)到北京,故大师之教,及其生时,已到达中国首都矣。惟自满清以前,仅宫庭中人得于学修,而民间不许流通,故流传未推广。
    康萨仁波卿接宗喀巴大师之承传及宗喀巴大师菩提道次第直接佛之承传,故康萨仁波卿之教,即是从释迦世尊继续不断展转流传至今之教,法流极为清净。承传之义,未久学修者闻之不信,如法华会上五千人惊怖退席之例,故于初学者不应为说。近慈寺开办至今年已上数十年,受此教者,大部分已有信仰,故不妨略说,如往时常说钦差饮成都之水,病即痊愈,即是药于病合之意。若以此水饮他处之人,必不能愈其水土不服之病,以于彼先所贯饮者不合故,故得承传者成就易,承传殊胜者成就大,此乃一定有理。
    康萨仁波卿接宗喀巴大师之承传,自佛以来,历代皆殊胜,无一人未成就者,且无一人未得大成就者。悉有史籍传记可考,其教法修法一切家风,皆系从释迦佛所授,师师相传,继续不断,展转传来,见康萨仁波卿即见宗喀巴大师,亦见释迹佛之真相,见者闻者,悉有极大福报善根。不知者乃于此生谤,真太造孽。
    康萨仁波卿之前,拉萨之大成就者,为不动仁波卿,拉萨人称之不客口。拉萨人所说不动仁波卿之遗闻轶事,某见康萨仁波卿之作法于所闻者同。某于慈亲法师,亲近喇嘛仁波卿有年,今日所说喇嘛仁波卿之事迹,某不会打妄语,慈亲法师更不会打妄语,大众大概可以相信。若能于此生信,则可见现世亦有超出常人之人。现世既有神力智慧超越常人之大成就者,佛之具有不可思议之神力功德,复何用疑?能于此生信,即于佛宝,得佛证净,信佛功德可修可证,则得法证净。信宗喀巴大师及康萨仁波卿诸大成就者,则得僧证净,四证为如理思想维、法随法行,乃至证得二禅内证净之基础,有之则禅定可成,无则习定无成功也,得四证净于佛法僧戒,生大欢喜,于佛法必不可引转,所谓煖必证涅槃也。
    康萨系藏语,即康为西康,萨是地方之意,喇嘛仁波卿宿世是西康地方人,称康萨而不名。是恭敬之意,是从宗喀巴大师之以宗水名也。喇嘛仁波卿宿世生于理塘,去打箭炉有十三站,距河口有五六日路程。少年即入拉萨哲蚌寺。哲蚌寺有四札仓,汉人去者多住洛色岭札仓,喇嘛仁波卿住古母札仓。
    洛色岭札仓住三千余人,古母札仓住四千人。此外尚有邓央札仓及阿巴札仓,各住数百人。前二处重显教,后二处重密教,喇嘛仁波卿考得格西后,不久即为古母札仓堪布,“堪”是极方便善巧之意,“布”是“者”字之恭敬词,合言堪布,即是极方便善巧者。喇嘛仁波卿既退席为老堪布,于古母札仓财宝之积集及屋宇之培修,僧制之整顿,皆有特殊之成功。至今古母札仓之家风,在三大寺中特为严肃,都是喇嘛仁波卿之赐也。其自修方面,则于白文殊法得大成就,有文殊喇嘛之称。示寂后古母札仓塑有遗像及转世之容貌,仿佛似之。
    康萨仁波卿转世不在康萨,而在拉萨。其家负郭而居,世业经商,极富,家世信佛好善,某所请回之宗喀巴大师三父子集,版即其私家独力所刻也。家虽巨富,而无富人骄奢之习,至今仍经营商业,贩糌粑酥油。其经商之方式,并未设肆于市中,乃于街市尽处一大院落内,以买货之时,恒厚给其价不剥削乡农,售货者争买之,卖货之时,价比其他商家还低,而且货品多,贫人来买者尤多给,故买者亦争归之,以此致富,所获赢利,悉以供三宝。喇嘛仁波卿有兄弟三人,长兄异母所生,出家为嘎登仁波卿,为位等藏王之呼图克图,次即喇嘛仁波卿,第三为哲蚌寺邓央札仓之呼图克图。弟兄三人皆出家,家业遂由姊氏婿继承之,喇嘛仁波卿有妹二人,今其一尚健在也。
    喇嘛仁波卿转世之化身在寻获后,四岁余即出家学法,八岁即将一切仪轨念完,并且能作大灌项。十三岁时,即将法相书念完、学完,于数吉人之札仓中,辩才无有敌者,然以未及受比丘戒之年,未受比丘戒,以故不能考格西。喇嘛仁波卿降生于光绪十六年庚寅五月初日未时,至宣统二年方受具,即考得头名格西,在未受具前七年中,规定应学之经教已学完,即博览书籍,于书无所不阅,其阅览之迅速,手不停披,十行俱下,年日阅书甚多。书买有新刻之书,必选送阅,一书入手,顷刻之间,已翻完七八十页,其读书之限度,每日以针插入书中,贯穿若干页,即背诵若干页,二十岁考得格西已,宣统三年,即入聚巴开始闭关。于民国十七年方出关。民国十八年到拉萨,适在喇嘛仁波卿出关之后。喇嘛以三十年示寂,故弘法之时期,仅有十三年。虽然时期之短促,传法次数极多,传时轮金刚七次,传砻(经藏)十三次,藏文经藏一百零八函,十余日中即传完,达赖喇嘛以过于迅速,恐令人惊疑,禁不许,乃每次以三十余日传完。大般若六百卷,每次以七日传完。每日过经约百卷,且附带开示大意。传“纲”(灌顶)时,仁波卿扯纲于独吉扯纲合传,汇集四百余种之承传,他人传者,必集数人之力,通力合作,以无人独力能传故。又以传法时需要数月乃至一年,故受者亦很难得其全。喇嘛传时,只需十三日半,四百余种灌顶之外,宁玛派、噶举派之法,有适用者,亦并传授。
    大威德之承传有十余种,空行母之承传,有二十余种,却巴之多,五花八门,如一大杂货摊。虽有人作供,而仍须喇嘛躬身分示。每日午前修加行,午后开始灌顶约到七八点钟。不仅灌顶,且传仪轨,并问或开示各部之异同。传完之后,亦七八日不语,大概亦感觉疲乏。
    总之,喇嘛无论传法或讲经,或以最迅疾之方式完结,盖以末世众生古障缘多,若时日久,多不能卒业故。然以迅速故,得法者多莫明其妙,有学修者,传于法时即能得好处。此弘法之大概也。
    喇嘛日常生活,每日三点钟后即起床念经,平明功课念完,方开门唤人烧茶,吃茶后教弟子,若无事即念五部法相颂一遍,日以为常。放大朵马十一二分钟即念完。有问法者来,不拘何时,均可晋谒。以喇嘛修法之时,众人在睡,众人起时,喇嘛自修功课已完,其它大喇嘛会客人时期定有限制,喇嘛长日无事,随时可会客也。来请法者,普通请传真实名经,弟子呈经作礼,礼毕师已将经传完。传经时,遇有印刷不现之字,必考出再传。来谒者,不传经即问法,语不及他,无寒喧周旋语,诤者或凛然生畏。三大寺争论法相有斗诤起,必诣喇嘛决之。喇嘛片言决疑,或折服而去。有问疑者,长笺书问题二三十端,喇嘛一览之后,答以数语,还问来问者,尚有疑否,其疑已全部冰释。于人语,常不待词毕,已知他人来意,一一答之,悉满愿意足而去。除辩析佛法疑难外,且常为人解决世间纠纷,遇缠讼不决之案,多诣喇嘛诉之,喇嘛片言折狱,两造咸悦服,如是之事,日必数起,是故达赖不听,离拉萨,为便于三大寺之人质疑故。下午日未哺,即休息念经,或时默念,到二更过将近三更,以后睡不睡不可知,大约长坐不卧也。喇嘛仁波卿日常生活大约如是。
    某在洛色岭札仓时,买得一执事资格,得自由出入,故得往古母札仓,亲近喇嘛仁波卿。初于跑马山动身往拉萨时,请示于老格西,问能否得好师。老格西为授记,必得善知识。到拉萨后,虽有依止善知识,为照料饮食衣服,而学法之善知识,久未值遇。初随众往请传真实名经,嗣后每遇喇嘛传经必去。积久,喇嘛学六格西渐熟,始试请代呈欲求亲近之意,姑试方之,不敢存必能得请之期望,以喇嘛弘法利生之事极多,其亲侄亦请他人教授,初学远人,何敢期望见宫墙哉。殊喇嘛慈悲欣然矜许,怜悯汉人求法不易,特予方便,亦论我等今日见有西洋人发心学者,不惜多方摄引也。既蒙听许,同学超一法师先移住古母札仓,某初心尚迟疑,后终亦同去,既去之后,任意请法,自己既不知次第,所请之法,亦有时在天上,有时在地下,喇嘛知道后即唤去,不待半年,意中所求之法已悉传毕,更不知从何问起。乃思维如此学法,毕竟不成片段,始请喇嘛开示学修之途径,喇嘛仁波卿大笑,谓汝等亦有此问乎。今格西饬书买印现观庄严论朗写(广大解)宗喀巴大师作现观庄严论注释有二种,一为经解共五十卷,一为广大解共三十卷,此即洛色岭札仓同学闻之亦为惊异。初学之时我等虽不甚明了喇嘛之语,然喇嘛能会达我等夹杂不适之藏语。遇我等不解喇嘛语言时,喇嘛或为指示书中文字或为多方譬解,如说“觉”字不解,又为说“智慧”“了知等”等
等,必使解达而后已。如此将及半年,遂亦勉强能听讲,借以喇嘛弘法利生事多,有时被请去讲经,一去便是数日路程,不得已,不问喇嘛到何处,必随侍前往每日必问数个单字。每次听讲以前,必先预备二三十篇书,方去听讲。如是学习,自己仍觉时遇然后学勤苦而难成乃求喇嘛指示一补救之法。喇嘛令修白文殊,坐静三月。我等遂租一格西之屋,亦未请示喇嘛,遂祖定。喇嘛闻已租定某格西之屋,笑而不言,殊迁居之后,其屋臭虫极多,从屋顶木板缝中纷纷降落,身薄如纸,引头四望以觅食,有时落于阿刚巴当之中,又须起而救之,超一法师不堪其挠,藏身被囊中,惟留头部在外。面部为臭虫所螫,如生漆疮,遂离去,予虽坐满三月,然以臭虫之挠故,无所成就,若少有成就者,恐亦出于臭虫之助也。次喇嘛又命坐静百日,修漾降马,经此二次坐静之后,学法似稍易,嗣后回内地一次,耽误数年依止,此我一生大悔之事。等二次入藏请益,则关于行持上之事较多,此某亲近喇嘛仁波卿之大概也。
    总之喇嘛仁波卿之慈心悲心,教授教诚之周至,持戒修忍等秘密功德甚多,一时不能尽述,容暇当就记忆所及,一一录出,遇有机缘,再为大众述之。赞叹上师功德,即有自赞之嫌,故非其人非其时,不许轻说。大众今日得闻此语,福气甚大应起欢喜心。遇不信者,福德不及者,不应为说。唯自心能生深信,即得加持也。
——录自威德殿会·郑颂英供稿


上两条同类内容:
  • 柏绷喀大师传记合辑(二)
  • 柏绷喀大师传记合辑(一)

  •               返回首页            
    2006年 备案序号: 津ICP备06005728号 ;查看证书津ICP备06004467号  查看证书 ;站长联系方式:sfh_200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