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搜索-->>> 关键词: 栏目: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金席大师贡唐仓活佛(二五)
发布时间: 2006/5/3 11:49:33 被阅览数: 3090 次
  第六世贡唐仓大师久美·丹贝旺旭
 
  第六世贡唐喇嘛久美·丹贝旺旭于藏历第十五饶迥火虎年(公元1926年,丙寅)正月十三日凌晨诞生,其父为辖美土司久美道吉,母名完噶吉,其母回娘家热合东土司家(均在今四川省若尔盖县)生育。生时天降火球,星命占有四寅(寅年、寅月、寅日、寅时)
  第十六饶迥火免年(1927年),佐盖赤巴热合东藏拉噶钦巴赐名班钦嘉。
  铁马年(1930年),贡唐管家金巴赛多前往征集转世名单时,热合东土司未直言相告。后经鹿羔湖畔长须老者指点,二次去访时,一小孩来到管家跟前,土司说:“这孩子是辖美土司寄养在我家的。”后经追问,始知其名字、年龄。
  铁羊年(1931年)二月十一日,第五世嘉木样在本道释迦佛像前问卜,认定班钦嘉为贡唐仓·丹贝尼玛的转世。贡唐拉章向热合东、辖美两方赎身,神降节奉迎入拉卜楞寺贡唐拉章,登席继位。
  水猴年(1932年)正月初八日,在贡唐格勒德样宫,由久美陈勒嘉措任依止师、由十世班禅经师桑科·久美仓任轨范师,授沙弥戒,赐名久美·丹贝旺旭·久扎秀理南嘉,开始启蒙胧教育。三月,请毛尔盖·图丹嘉措为经师。大师聪明伶俐,学习勤奋,悟性甚高。
  木狗年(1935年),前往安曲查理寺拜见安曲仁波且·嘉样钦热嘉措。十一月十一日,向拉卜楞寺总法台德瓦仓报到,签发了正式入闻思学院学习证书。
  火鼠年(1936年)第九世班禅却吉尼玛莅临塔尔寺,嘉木样师徒四月二十五日于甘加赛钦滩设灶郊迎,六月十五日,班禅大师在拉卜楞寺赐传时轮大灌顶。
  火牛年(1937年)在贡唐拉章为嘉木样赴藏深造设宴饯行,呈送曼荼罗等礼品、程仪,并亲自送到果洛。
  土虎年(1938年),因食韭菜中毒,病情严重,嘉木样大师从西藏来电慰问,后遵辖美洪拉等大师“赴南方为宜”的谕示,启程南行,过墨曲河后不治自愈。在查里寺,安曲仁波且传授长寿等灌顶。
  土兔年(1939年),先后在久美陈勒嘉措座前聆受弥扎、金刚曼、瓦日百法及各种修法的灌顶、教敕、随许。正常经会和课程,从不缺席。
  铁龙年(1940年),前往熙美朵滩迎接嘉木样大师,六月中,参加河南亲王丧仪。
  水羊年(1943年),在久美陈勒嘉措座前专门请授洛扎耳传、文殊法轮、十三金法等的灌顶、随许。
  水猴年(1944年),安曲仁波且圆寂,前往查里寺致祭。双岔与热合东发生草山纠纷,拉卜楞寺派人调解后,大师应请向双方传授大悲观世音灌顶。冬季学期,与德查·益希嘉措结伴就《般若论》立宗辩论,被认为思维敏捷,对教程理解深刻,获学者的赞誉。
  木鸡年(1945年),为去安曲查里寺主持教务,向嘉木样大师呈上报告。护持查里寺华丹玛桑林多年。夏,回故乡辖美,认定洪拉大师的转世。
  火狗年(1946年),六月十五日起,应青海河南蒙旗卡松僧俗共请,在泽曲噶玛滩首次传授时轮大灌顶,僧俗万人参加法会。秋,在查里寺始建设置协敖和考取多仁巴学位的制度,由此,寺院管理健全,教学质量提高。
  火猪年(1947年),得悉嘉木样大师圆寂之信,迅即返寺,举行盛大祭供。秋,应嘉绒地区卓克基、松岗等土司之请前往传法。十月,在卓斯甲大悲观世音佛像前传授大威德自入仪轨时,佛像上流出甘露,众人共睹,从此,该地信众对大师无比崇信。
  土鼠年(1948年),三月十五日起,应松岗土司贡保南嘉等的恭请,在松岗曲波闹布林寺传授时轮大灌顶(第二次),大小土司等三千人参加法会,大师对当前和长远之事给予重大教诲,该地种植大烟的陋习从此根除。三月,获悉恩师久美陈勒嘉措示寂,立即返回拉卜楞寺,朝拜灵体,举行盛大祭供。秋,带领翻译秘书高瑞(吴振纲)等百人前往塔尔寺,神降节,请第十世班禅却吉坚赞确定安曲仁波且的转世。
  土牛年(1949年),五月赴查里寺,主持安曲仁波且的转世登席继位。八月十五日起,应故乡辖美之请,传授时轮大灌顶(第三次)。九月二十二日,与萨木察仓一同主持,奉迎德赤·图丹嘉措入寺登席。彼时,外国传教士劝其出国,大师坚拒。闻讯解放军已抵河州,敦促佐盖土司前去接洽。
  铁虎年(1950年),为解决查里寺僧人饮水之难,大师设计用竹筒将山上泉水引入净厨,由此,持棍跛行者大减。
  铁兔年(1951年),拉卜楞寺六大学院执事、亲王府、各部落共同推举,由大师主持迎请班禅前来认定嘉木样转世。三月初三日,在西宁向班禅大师呈送报告。十月初一日,班禅大师在拉卜楞经堂前世灵塔前确定转世(第六世)。年底,赴京出席全国民族工作扩大会议。在西安初次会见碌奔·喜饶嘉措大师,习仲勋设宴招待。在会上,大师就民族平等、民族区域自治、宗教信仰自由和保护寺院作了发言。
  水龙年(1952年)二月十一日,第六世嘉木样登席继位,大师献上丰厚礼品。夏,因四川黑水地区尚未解放,游勇散卒四处骚扰,大师前往松潘、茂汶、汶川等地,向各土司多次宣传争取和平解放的好处。在马尔康受到天宝等四川省军政领导的接待和赞扬。
  水蛇年(1953年),在噶科的柳林中搭帐房养息,并修建一房,赐名“丹达林”(四川红原县)
  木马年(1954年),根据嘉木样大师的谕示,拉卜楞寺僧众大会派代表尕藏等到丹达林,敦请大师出任总法台,大师允准。神降节,正式履任拉卜楞寺第八十五任总法台。任期内,大师除主持日常经会、教务外,还广为布施,改善僧人学经生活条件。其时,拉卜楞寺僧侣三千,活佛、格西云集,施主人财两旺,贡唐拉章也十分兴盛。
  木羊年(1955年),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首次莅临拉卜楞寺,传授大悲观世音灌顶。后,班禅大师莅寺,传授独雄大威德灌顶。九月十九日,经师毛尔盖·图丹嘉措圆寂,大师悲痛莫名,举行盛大祭供。
  火猴年(1956年),八月十五日起,应青海河南蒙旗达参部(今赛龙乡)之请,在塘嘉高传授时轮大灌顶(第四次),三省二十一县的僧俗万人参加法会。针对当时三省边界地区不靖,大师宣讲国泰民安之理。夏,在噶科洛发现一药水泉,并为之开光,被称为“贡唐药泉”。
  火鸡年(1957年),应卓尼车巴沟等僧俗之请,从三月十五日起,向热丹嘉措为首的僧俗信众万人传授时轮大灌顶(第五次)。秋,辞去总法台之职,前往查里寺。在噶科基本建成贡唐和平乳品厂和小学。是年,大师的诗学著作在佐盖新寺刻出。
  土狗年(1958年)春节,大师主持编导、上演丹贝仲美著的《琅吉惹哇王传》,对戏剧艺术有所创新。二月十五日起,根据原来之请向安曲查里寺僧俗信众一万多人传授时轮大灌顶(第六次)。当时,有人奉劝大师出国,大师不为所动。后接到四川省“请来成都有事相商”的通知,启程前往,沿途朝礼峨嵋山普贤菩萨的道场。旧历四月初八(5月22日)夜半在成都被捕。后贡唐拉章也驻进工作组,大师被定为“反革命分子”,所有财产充公。四月,从成都由火车押送至兰州城内监狱,后移往大沙坪监狱。土鸡年(1969年)三月,被送到平凉监狱。
  从土狗年四月至土羊年(1979年)三月,在狱中度过二十一个春秋。其间,大师除学习汉语汉文外,还阅读政治著作,学习制鞋、修理、图案设计等技术。
  土羊年(1979年)四月十三日获释。回合作小住后,四月二十日起,同黄正清等老干部一道前往成都、重庆、武汉、井岗山、杭州、上海、南京等地参观。年底,被选为甘肃省政协常委。后,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宣布他无罪,予以彻底平反。
  铁猴年(1980年)公历三月三十日到拉卜楞寺,在曼巴扎仓经堂接受朝拜,朝礼所余圣物。 后,前往桑科、科才、博拉、阿木去乎、扎油、佐盖等地,沿途接受群众朝拜。反复宣讲办学读书的重要,并向十所学校捐资万元。九月,班禅大师视察拉卜楞寺,委任大师为寺管会主任。
  铁鸡年(1981年),在成都度过藏历新年, 后回拉卜楞寺为二百多位活佛和僧人划分宅基地,研究文物保护和佛殿维修事宜。甘南党政领导向省上请示,省上动员大师协助各级政府调解卓尼与佐盖、科才与青海河南蒙古自冶县赛龙乡等的边界纠纷。冬,被选为全国政协委员。
  水狗年(1982年)秋,赴川调解草山纠纷。七月初二日,在交界处,大师对云集的信众宣讲社会稳定、地方太平之理。九月二十三日,班禅大师莅临拉卜楞寺,大师汇报两年管护寺院情况,举荐嘉木样大师出任寺管会主任,陪同班禅大师视察甘南7县、阿坝州若尔盖、红原、马尔康、理县等,送至成都。
  水猪年(1983年)七月,参加调解青海河南蒙县外斯与甘肃玛曲佐盖尼玛的边界争议。主持欧拉寺开放仪式。在熙美朵塘捐助学校牧场基金。
  木鼠年(1984年)三月,政协甘肃省五届三次会议上被选为副主席。应一些寺院和村庄之请传授灌顶、教敕、随许。
  木牛年(1985年)四月,闻迅拉卜楞寺大经堂失火,迅速赶来,与嘉木样大师一同将历世上师的骨灰奉迎至图丹颇章佛宫。后赴京汇报,国家决定拨款修复大经堂,由二位大师主持其事。七月,出任拉卜楞寺大经堂修复委员会副主任。十月,赴藏考察佛殿建筑,朝礼各圣迹,特地去哲蚌寺郭莽扎仓夏扎康村、蔡贡唐寺瞻仰、礼供。在甘丹寺讲经传法。后抵札什伦布寺,向班禅大师请授长寿灌顶。朝拜大昭寺和三大寺时出现多种奇兆,大师广为布施。
  火虎年(1986年)八月,赴西宁参加五省区政协文史资料工作会议。十一月,任中国佛教代表团团长,赴尼泊尔首都出席世界佛教联谊会第十五次会议,朝礼佛陀诞生之地蓝毗尼园等圣地。后经泰国、香港回京。
  第十七饶迥火兔年(1987年),大师62岁。在科才度过藏历新年后,赴京出席援藏基金会成立大会。七月初十起,在拉卜楞寺向僧俗四千多人传授金刚曼灌顶,七月二十九日,大师亲自为大经堂上梁。九月十九日,在佐盖多玛寺传授金刚手大灌顶。
  土龙年(1988年)元月,作为班禅大师的随行人员前往拉萨。六月二十五日起,应阿万仓僧俗之请,在贡赛卡道传授时轮大灌顶(第七次),藏区一百多座寺院的一万三千僧人、十万信众参加了本次大法会,大师还附带宣讲计划免疫和发展藏族教育的重要,向各校捐资四万多元。
  土蛇年(1989年)元月,与嘉木样一同赴藏朝礼,抵日喀则参加班禅东陵札什南捷祀殿落成典礼,二十四日班禅大师向来宾作重要讲话,大师对班禅说:“为弘扬教法,现在您保重法体至为重要。”二十九日,在成都得悉班禅大师圆寂之讯,即返拉卜楞寺主持盛大祭供,二月十五日赴京参加班禅大师追悼大会,后向中央就寻找班禅大师转世提出重要建议。是年,前往扎油、辖美、达仓、郎木寺等处传法。
  铁马年(1990年)元月,应邀赴莫斯科出席人类环境发展全球论坛会议,大师也就人类环境保护作了发言,并出席总统戈尔巴乔夫举行的招待宴会。藏历年上,与兄曲俊嘉、弟嘉样丹增团聚。五日,为大经堂建成向僧众传授发愿灌顶,再次出任拉卜楞寺总法台(第九十一任)。七月二十五日,主持大经堂落成典礼。九月,赴意大利出席世界宗教界保卫和平会,到巴里神学院演讲,举行记者招待会,并参观梵蒂冈。
  铁羊年(1991年)藏历二月十一日,寻访贡唐宝塔遗址,三月初八日在遗址举行治地仪轨,二十五日在曼巴扎仓经堂向三千多僧众传授弥扎灌顶。其时净水碗中出现莲花,天空出现彩云。五月,应青海河南蒙县僧俗之请,在玉赤滩向汉、藏、蒙古等各族信众十万多人传授时轮大灌项(第八次)。六月十三日,辞去总法台。八月十二日起,应若尔盖辖美僧俗之请在玛茂塘传授时轮大灌顶(第九次),有僧俗信众十八万人参加本次大法会。九月一日,在拉卜楞寺与嘉木样大师等共同确定火尔藏仓、萨木察仓、恰盖仓的转世。
  水猴年(1992年),四月初八日,在曼巴扎仓灵塔前卜算确定青海云日仓活佛的转世,二十二日视察宝塔复建工程。五月,应请赴莲花山传法。六月,前往青海久治县,十九日晨在玉则山熙措湖傍新建拉则时,天降甘霖,雷鸣虹现。
  水鸡年(1993年)元月,应美国施主及佛教团体之请赴美,在洛杉矶向各肤色信众数百人传授红黄文殊随许。与施主一同应邀出席美国总统克林顿就职宴会。二十七日回国。再次被选为第八届省政协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四月,前往塔尔寺朝礼,发放布施。六月回拉卜楞寺,根据嘉木样大师谕示,在新建的大经堂应火尔藏仓、萨木察仓、阿莽仓、德唐仓、琅仓、恰盖仓等请,传授独雄大威德等的灌顶,初结法缘。僧众专门举行法会,祷祝大师长久住世,弘法济生。七月二日,大师与拉卜楞寺诸高僧大德一同将丹贝仲美灵骨舍利奉迎至贡唐宝塔,为尼泊尔工匠敬造的无量光佛像装藏,积极筹备宝塔开光典礼,国内外三万多来宾参加了这一盛会。九月,大师出席93届国际孔子文化节并登泰山。十月出席全国佛教协会六届会议,再次当选为副会长。之后赴承德朝礼圣迹、参观名胜。
  一九九四年,七月十一日至十四日(农历六月初三至初六),大师应夏河县桑科乡僧众之请,在桑科草原向国内外四十多万信众传授第十次时轮大灌顶,盛况空前。甘南合作寺重建九层庙时大师捐资十一万元,十月大师亲自为其主持开光典礼。十一月十二日至十二月十二日,大师应中国五代十国吴越国王钱镏第三十三代孙,“一代蛇王”钱龙飞先生的恭请,亲率二十多名弟子,来到南国广东,为钱先生所建飞龙世界之雷峰塔、白蛇庙开光,粤港澳近十万人慕名前来,请求大师摩顶祝福。
  一九九五年,四月,在嘉木样大师和贡唐仓大师的调解下,青海省河南县柯生乡与甘肃省玛县尼玛乡长达三十多年、死伤二十多人的边界争议终于达成和解协议。五月,赴天水朝礼麦积山、净土寺、南国寺等胜迹。六、七月在拉卜楞寺应土观仓、火尔藏仓、萨木察仓、阿莽仓、喇嘛尕尔若等本寺及甘、青、川各佛教教派的一百多位活佛、教敕八十五圣者随许。十一月赴北京参加第十世班禅大师转世灵童寻访领导小组第三次会议。
  (历世贡唐仓大师简历主要根据噶·罗桑华丹编写的藏文稿,纪天材编译稿整理)
  后记  走进活佛的世界

  说起藏区,人们很自然就想到蓝天、白云下绝世耸立于祖国西南边陲的西藏,想到那里法号悠扬、经幡飘动的金顶寺院;吃糌粑、牛羊肉,喝酥油茶、青稞酒,任高原氧气稀少、紫外线强烈,我自面色黝黑,身体强健,策马奔驰的藏族同胞……
  无疑,西藏是中国藏区的中心、世界佛教中独树一帜的一大体系藏传佛教的圣地。但中国藏区并不仅仅是西藏,在位于青藏高原东部、东北部边缘的青海、甘肃、四川、云南等省份的草原上,还分布着广大的藏族聚居区。在藏民族的传统习惯中,这里被称为安多藏区和康巴藏区,它们与过去被称为卫藏的西藏一起,组成了中国的三大藏区。
  本书所写的第六世贡唐仓·丹贝旺旭大活佛,现任全国政协常委、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甘肃省政协副主席。大师是中国西藏甘丹寺第50任赛赤根敦彭措的第六世。甘丹寺是藏传佛教格鲁派执掌西藏政教大权的时代,三大寺左右着西藏的政教事务,其中哲蚌寺和色拉寺的寺主历来由达赖喇嘛兼任,而宗喀巴亲任第一任大法台的甘丹寺却有自己的寺主——甘丹赛赤。赛赤,藏语的意思是“金席”、“法台”,即宗喀巴所遗法位传位于最上高僧。在藏族人民的看法中,甘丹赛赤仅次于达赖、班禅,而在其他所有喇嘛之上。据传宗喀巴生前曾讲过,他将来还要转世回来担任甘丹寺第50任赛赤,因而贡唐仓赛赤被藏族人民视为是宗喀巴的化身。
  历世贡唐仓大师以学识渊博、才华横溢著称,在甘、青、川、藏均享有崇高的威望。一世贡唐仓大师根敦彭措公元1715年出任甘丹寺第50任赛赤达八年之久,同时担任达赖喇嘛的经师,并代理一年藏王,是当时西藏政教界的风云人物,备受尊崇。自二世贡唐仓大师丹贝嘉参被迎请到中国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宗主寺之一的甘肃拉卜楞寺后,贡唐仓大师又成为该寺仅次于寺主嘉木样大师的四大赛赤之首,丹贝嘉参还被清朝乾隆皇帝邀请到北京出任清朝皇室宗教活动中心雍和宫第二任大法台;三世贡唐仓大师丹贝仲美是名贯藏区的著名学者,他的一些著作至今被译为英文、德文出版,他还在拉卜楞寺创建了著名的贡唐塔,这座宝塔不幸毁于“十年动乱”中,六世贡唐仓大师在国家的支持和国内外佛教徒的捐助下,重建了贡唐塔并于1993年开光;四世贡唐仓大师丹贝嘉措法行严谨,担任位卜楞寺总法台期间僧纪严明、僧貌整洁闻名藏区,被称誉为“威严贡唐之圣教二洁”;五世贡唐仓大师丹贝尼玛曾给第九世班禅大师灌顶,密传真言。
  六世贡唐仓大师已走过的七十年弘法历程,充满了传奇色彩:大师5岁被认定为贡唐五世的转世,10岁开始学经,21岁起在甘、青、川藏区讲经传法。“丹贝旺旭”,藏语的意思是佛教权威,大师从小拜当时名贯藏区,曾担任过九世、十世班禅大师传法教师的拉科仓等数位密宗大师为师,掌握了大小500多个密宗灌顶,成为目前中国藏区接受密宗灌顶最多的一位密宗大师。更难忘的是,1936年,第九世班禅大师返藏途中在拉卜楞寺举行时轮大灌顶法会时,进一步以赐灌金刚上师最高顶的方式,把弘扬时轮大法的任务交给了贡唐仓大师,班禅大师希望贡唐仓活佛一生为大众多灌顶,举行六七次或七八次时轮大讲经。贡唐仓大师没有辜负尊师的期望,从1946年起,至今已举行了十次时轮大讲经。1994年7月,大师在甘肃夏河草原举行的第10次时轮大讲经,以3万帐篷矗立草原、国内外40多万信众玲听讲经的空前盛况,向海内外展示了中国各民族团结友爱、宗教信仰自由的动人景象……藏族人民称颂贡唐仓大师为“今朝佛陀”、“百年不遇之金刚上师。”
  更令人敬仰的是,贡唐仓大师从1958年起遭遇了21年冤狱,而爱国爱民之心逾加炽烈。大师把监狱当作修行养性之所,以惊人的毅力学会了汉语普通话,写出一手漂亮的汉字。1979年平反出狱、重返宝座后,大师以一颗慈悲佛心,为民族地区的安定和发展奔波操劳:协助甘肃、青海两省政府调解解决了十几起草山纠纷;劝导牧民群众发展商品生产、送子女上学;捐资修复寺院、改善牧区教育、医疗卫生条件……种种善行大德,远播海内外。在很多僧人或迫于形势,或顺应潮流,纷纷还俗破戒的特定历史条件下,贡唐仓大师出泥不染,保持了崇高的戒德,为佛门正信弟子树立了光辉榜样。
  关于这一点,贡唐仓大师与中共一位资深领导人曾有过一段坦率的对话。那是在1980年,贡唐仓大师55岁,出狱不久。当时的甘肃省委主要领导亲自到大师暂住的招待所来看望大师时,出于对大师晚年生活的关心,曾直率地对贡唐仓大师说:“你年纪还不大,找个老伴,照顾你生活。”大师坦诚地对这位后来出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领导说:“我不能结婚,为什么呢?有两笔帐:一是政治帐,你看到了我在藏族人民心中的威信,正因为这样我才可以为国家、为人民做一些有益的事。如果结了婚,不管信仰我的群众怎么想,我都觉得是违背了我的意愿,也就不方便为国家和人民多做些工作。二是生活帐,我已经50多岁了,找个年轻的,我也能找上,但我清楚跟我不是出于生活感情;如果找个年纪大的,说不定不是她来照顾我,还要我来照顾她。所以,不论算哪笔帐,我都不能结婚。”
  经常有朋友问我这样一个问题:你是怎样与贡唐仓活佛建立亲密感情的?是的,对一般人来说,活佛总是罩着一层神秘的面纱,威严、神圣而无缘接近。我,一个普普通通的汉族青年,却受到贡唐仓大师格外的信赖和关顾。这一方面是因为大师有一颗慈悲的佛心,凡来拜访他的人,无论地位高低、贫贱富贵,也无论汉族、藏族、回族及黄头发的洋人,大师均一视同仁,绝无等级亲疏之分。正因为这样,大师的影响才远远超越了藏区,法名响彻汉传佛教界和欧美无数僧俗大众的心间。另一方面,我在与大师的交往中,绝无任何功利之念,始终坚守两条:一为诚信,二为实干。记得我第一次与大师相识是在1990年7月,26岁的我作为新华社甘肃分社记者,到草原小城夏河县专程去采访拉卜楞寺大经堂重建开光大典。为了写好大经堂重建开光的报道,我冒昧打电话到贡唐仓大师的囊欠,要求采访大师。随从请示大师后,大师不仅爽快地答应了我的请求,还让他的专车到我们居住的小旅馆专门来接。那次去采访大经堂开光的国内外新闻媒介有数十家,而最后数我发的稿最多,除新华社向国内外播发了一篇消息,一篇通讯外,还在上海《新民晚报》发了一个整版的长篇纪实,充分报道了大经堂重建开光的盛况和意义。
  从这一次机缘开始,我经常找机会就去拜访大师。大师也几乎有求必应,不论多忙,他都要抽空接受我的拜访。就在这个过程中,我萌生了为大师写书的心愿,大师也特别信任我,给我提供了许多珍贵的素材。在我1993年底调新华社广东分社工作前夕,大师应我的要求,在甘肃省政协他的办公室里,与我进行了五次长谈,向我披露了许多以前从未讲过的史料。该书的写作从1992年底开始动笔算起,到1995年11月28日正文部分完稿,先后经历了整整三年。由于我首先要比较优异地完成新华社的报道任务,加之1993年底又从甘肃调至广东,要适应新的工作和生活环境,因而此书的写作只能在节假日和业余时间进行。多年来,几乎每个星期天我都用来写作此书,虽然由于水平所限,书写得并不令我十分满意,但我是以对大师的一片敬仰之心,用了十二分的努力来写作的。对此,我心灵感到慰藉。
  特别令我感动的是,我国佛教界一代宗师、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大师,欣然接受我们的请求,为本书题写了书名。对这位德高望重的长者的厚爱,我只能从心底里万分感谢!
  此书在写作过程中,受到许多真诚朋友的无私支持和热情鼓励。香港著名实业家、“一代蛇王、”在广州番禺兴建了被誉为“全球最大蛇园”、“世界上第一个蛇文化大观园”的香港飞龙生物集团国际有限公司董事长钱龙飞先生,大师虔诚的弟子、美国加利福利亚州亲善大使、美国亚洲联合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玉玲小姐和她的丈夫刘宁先生,被誉为中国电脑软件开发行业一匹“黑马”的广州西码数据工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蒋祖台先生,以及新华社广东分社社长胡国华先生,广州市东山区税务局局长张炫先生,林洪先生,徐迎心女士等许多朋友,对此书的出版直接或间接地给予了帮助。在此谨表真诚的谢意!
  大千世界,人海茫茫,知已难求。我常想:能拜识贡唐仓大师是我一生的荣耀和幸福。为贡唐仓大师写一本能超越藏区、面向海内外的通俗传记,是我多年来的一桩心愿。现在,我把贡唐仓大师不平凡的一生,如实地奉献给了读者。如果大家通过了解神秘、庄严的活佛世界,从中能有所感悟、有所收获,我便心满意足了。
  法轮常转,佛光永照。衷心祝愿贡唐仓大师健康长寿,为人间的和平安宁广施法雨!
  作者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八日于广州五羊新城


上两条同类内容:
  • 金席大师贡唐仓活佛(二四)
  • 金席大师贡唐仓活佛(二三)

  •               返回首页            
    2006年 备案序号: 津ICP备06005728号 ;查看证书津ICP备06004467号  查看证书 ;站长联系方式:sfh_200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