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搜索-->>> 关键词: 栏目: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金席大师贡唐仓活佛(十七)
发布时间: 2006/5/3 11:57:28 被阅览数: 2357 次
  20、雄伟壮观的大经堂在废墟上拔地而起。国内外一万多名嘉宾和僧俗群众慕名前来恭贺。贡唐仓大师神采奕奕,主持盛大的开光典礼
 
  贡唐仓大师从西藏考察归来的第二年,即1986年6月10日,拉卜楞寺在完成各项准备工作后,正式动工兴建大经堂。在这激动人心的时刻,寺院喇嘛以其独特的佛事活动,祈祷大经堂早日顺利建成,这一天,300多名喇嘛和群众参加了义务劳动。经过5年精心施工,1990年4月大经堂修复工程基本完成。1985年从大火中请出来的一至五世嘉木样大师的遗体、灵骨,于这年4月25日(农历四月初一)举行隆重仪式,从临时供奉处迎请到新的大经堂,安放在灵塔殿内,随后举行了开光佛事活动。5月26日工程宣告全面竣工,5月27日起,正式使用大经堂,全寺僧众重又聚集在大经堂,进行日常佛事活动……
  蓝天、白云下,重建的大经堂巍然屹立,向远道而来的朝拜者和旅游者展现着更加宏伟、壮观的雄姿:
  原来大屋顶式的前殿楼,如今被宫殿式建筑所取代,飞檐翘角,绿色琉璃瓦铺顶,顶脊竖立的金色佛教教徽阴阳鹿、法轮,与石墙上部的紫色“卡回”(即多年生木本植物茴麻,藏式建筑用于压墙)相映衬,楼阁外悬垂图案华美的金黄色布幔,使大经堂的“门面”更加气派,民族特色更加浓郁。
  青石板铺就的前庭院中,白色的煨香炉青烟袅袅。回廊墙壁上,绘满浓笔重彩而成的释迦牟尼生平应化图,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到僧侣们坐在这里辩经考取学位的热闹情景。
  拾级走进可容纳3000名僧人同时诵经的正殿,但见四壁绘满各种情态逼真的护法神像,大大小小的佛像庄严端坐,数不清的酥油灯闪闪发光。殿顶缀着蟒龙袍图案的缎幂,头顶悬垂无数绣绘五彩的幢幡宝盖,林立的柱子全部饰有华丽的绸缎柱套,高处则挂着刺绣精美的佛像。
  站在高处远望,大经堂中心部分正殿与后殿,高低错落,丽阁巧廊,飞檐腾空。鎏金宝塔、宝瓶、宝伞、阴阳鹿、法轮等露天装饰品,造型生动、赏心悦目,高耸的金顶在高原温暖的阳光下,放射出炫目的光彩。在拉卜楞寺众多的佛殿中,新建的大经堂金碧辉煌,独具风采。喇嘛们啧啧称赞:“这么好的经堂,象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有位喇嘛脱口说出这样一句话:“知道能修得这么好,早烧掉好了!”
  建筑布局、规模、风格,保持了鲜明的民族、宗教特色,墙体仍以民间工匠传统方式,用石块砌筑,厚度达1.9米。内外门框为木质雕花。根据僧侣的意愿,主殿的140根柱子都在原来的位置。但新的大经堂又超过了原来的大经堂,它把民族传统工艺与现代建筑技术融为一体,把新旧建筑材料巧妙结合起来,开创了寺院建筑史上的先河。
  贡唐仓大师对此了如指掌。他说:“新修的大经堂在保持藏式佛殿原有风格的前提下,采用了新的结构、新的材料、新的技术、新的设备。主体框架,由过去的全木改为钢筋混凝土结构,柱子采用井桩混凝土浇灌,外包一层木板,上面油漆彩画,既坚固耐用,又避免了钢筋结构冬天冷、念经时回声大的缺点,可以说是土洋结合,扬长避短。桌子用铜片包裹,酥油灯装了玻璃罩。经堂内增加的通风、照明、消防、供水及避雷等设施,除了灯具,其余均不外露。毫不夸张的说,重建的大经堂在中国寺院建筑史上堪称一流。”
  大师介绍说:“与传统结构相比,大经堂的平顶屋面变化很大。原来是木屋顶,为了防水,上面铺了一米厚的土,天长日久凹陷、漏水了,再填土加厚,这样建筑物顶部荷载很重。现在在钢筋混凝土屋面上铺了保温层,加了五公分厚的细石钢丝网混凝土,然后是防水材料,最上面铺设着红色缸砖。内部的电器系统、消防设施都很先进。拉卜楞寺院周围有400多口井,那年着火时大家都去打水,结果井里都没水了。现在我们在寺院对面的大夏河边建了一个泵站,水通过地下管子流到修在大经堂旁边的水池里(容量为200立方米),平时用于生活,万一失火则自动报警,河边、池里的泵房可同时启动,将水送到任何一个部位。”
  大经堂不是一个普通的建筑群,而是一项特殊的工程。它既要求突出藏式建筑的特点和藏传佛教寺院的风格,又要求比原来更坚固、科学、完美。修复工程因此荟萃了建筑行业的各路能工巧匠,凝聚了各族人民的智慧和心血。
  甘肃省第七建筑公司是省内唯一的全国先进施工企业。大经堂主体工程就由这家公司承建。他们深感责任重大,自始至终把修复大经堂作为贯彻共产党的民族宗教政策,增强民族团结的一件大事。为了保证施工质量,公司建议嘉木样、贡唐仓两位大师从甘肃省勘测设计院聘请了一位工程师,作为寺院的代表,常年住在工地监督工程质量。公司派去了十几个工种的100多名“精兵强将”,他们克服高寒缺氧、气候不适、生活不便的困难,在施工期只有四个月的情况下,精益求精。整个大经堂共树立了262根柱子,公司领导在检查中发现有两根略有偏差,按一般情况,完全可以不返工,但他们从严要求,马上打掉重做。经过这样两年的精心施工,主体工程如期完成。建设部的专家实地考察后,经予了很高的评价。
  大经堂的油漆、彩绘、壁画、雕刻、采石、缝织、铸铜、流金等手工活,费时费力,工艺要求很高。这些工作全部由来自甘肃、青海、四川、西藏的民间能工巧匠承担。如木雕部分由甘肃省永靖县民间工匠承担;石料的雕琢和石墙的砌筑,由青海省循化县民间工匠承做。这些汉、藏、回不同民族的民间手艺人,怀着修好大经堂的共同心愿来到草原小城。他们不分省内省外,当地外地,不分民族与信仰,互相学习,互相交流,为修复大经堂贡献了宝贵的聪明才智。他们一丝不苟的精神感动了寺院僧侣,为了施工安全,寺院管理委员会组织僧众24小时轮流值班,一直坚持了四年。
  夏河县拉卜楞镇的回族群众,不仅向工程捐钱、捐物,还由阿訇(即伊斯兰教清真寺的主持)带队,多次参加拉石、运土等义务劳动。大经堂的基础一共要打260多根井桩,其中有20多根就是由回族群众无偿挖掘的。贡唐仓大师对此感慨地说:“藏民与回民,信仰不同,过去彼此连念经声都不能听。现在互相帮助,患难与共,这是历史的巨大进步。”
  值得一提的是,1988年当大经堂工程的施工进入最复杂、最紧张的时刻,市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材料价格成倍上涨。到1989年,一克金子的国家牌价由1985年43元涨到89元,一方木材由160元提高到500多元,一名普工的日工资也由四五元增加到十几元,其它铁、铜、水泥等都大幅度涨价。一个严峻的问题摆在建设者们面前:1985年核定的工程预算已不敷支出。
  面对资金困难,以嘉木样大师和贡唐仓大师为首的拉卜楞寺体谅国家的困难,决心自我克服。修复委员会办公室精打细算,严格财务管理,控制行政开支。僧侣和各族群众踊跃参加义务劳动,献工日5万个,节约资金30万元。大经堂的鎏金顶原来是双层,国家为镏金工程拨来50公斤黄金、600公斤白银。为了节省资金,大经堂修复委员会经过反复考虑,决定忍痛割爱,减少一层金顶。“双眼皮”于是变成了“单眼皮”,镏金面积由918平方米缩减为626平方米,减少支出249万元,其中约黄金近13公斤,全部上缴国家。所有柱子上悬挂的“龙头”,由镏金改为帖金,又节省了不少资金。
  贡唐仓大师说:到大经堂竣工,全部费用基本控制在国家拨款1200万元左右,达到了我们开始提出的“让中央和省上放心,让各级各部门放心,让广大群众和僧众放心的要求。虽然个别项目简化了,但大家理解国家的困难,心甘情愿。”
  大经堂终于竣工了!佛门圣地又恢复了昔日庄严肃穆、香客如云的景象。面对金灿灿、崭新的大经堂,人们喜笑颜开!
  大经堂失火曾经哭着赶来的黄正清老人,拄着手杖看完新的大经堂后笑了!老人语重心长地对来看望他的玛曲县欧拉乡的藏族群众说:“我活了87岁,经历了三个朝代,看到由国家出钱修复一座经堂,还是第一次。共产党是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制定者,又是这一政策的执行者,我们藏族人民要永远牢记共产党的恩情,跟着共产党走。”
  从旧时代走过来的贡唐仓大师,思前想后,心潮很不平静。1990年7月19日,大师对开光典礼之前亲自到夏河他的府邸来拜访的甘肃省委书记李子奇(7月22日甘肃省人大常委主任许飞青、省长贾志杰等也前来祝贺)一行说:“我们藏族人民2000年来的生活与宗教密不可分,喝个茶也要念经。大经堂的火灾要是发生在解放前,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如果由群众捐资修建,将是十分沉重的负担。政府在财政十分困难的情况下拨下巨款修建大经堂,这在广大的藏族地区和信教地区,是最现实的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教育。”
  1990年7月25日上午,拉卜楞寺隆重举行了大经堂重建开光盛典。庆祝大会会场设在新落成的大经堂前庭院内,两边厢房顶上,并排矗着五幢黄罗宝伞,各由五名喇嘛守护,长幅彩旗迎风招展。厢房的前殿檐下,挂满了党政机关和各族各界人士赠送的锦旗、匾额、唐卡画。厢房内陈列着众多的佛像、经卷、宝瓶及名贵的松盘茶、粮食、哈达等礼物,五光十色,琳琅满目。
  117个座位的主席台上,坐满了来自中央和全国各地的贵宾,主要有: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武连元,国务院宗教局副局长赤耐;甘肃省政协主席葛士英、省委副书记卢克俭、副省长穆永吉等14位领导;班禅大师的父亲尧西·古公才旦,母亲尧西·索朗卓玛;西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郑英、多杰扎·江白洛桑;四川省政协副主席杨岭多吉、王于;青海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夏茸尕布,青海省政协副主席松布,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裴德安;中国高级佛学院副院长曹自强,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明哲法师,上海佛教协会会长真禅法师,河北省佛协副会长那存宝音大喇嘛,青海塔尔寺却西活佛等。
  出席庆典的各界来宾近2000人。除甘肃省内众多的代表外,四川省专门组成了由省政协、统战部、省民委、宗教局、省委办公厅、西南民族学院、甘孜藏族自治州、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及理塘县组成的祝贺团。青海省有人大、政协、省委统战部、省民委、政府办公厅、畜牧厅、教育学院、塔尔寺、海北洲、黄南州、海南州、循化县、河南蒙古自治县、岗察县、泽库县、同仁县的代表。西藏自治区代表团由自治区政协、统战部、民宗委、佛教协会、广播电视厅,日喀则地区政协、统战部、札什伦布寺、甘丹寺、哲蚌寺、色拉寺、德庆颇章、拉萨雪林多吉颇章、刚坚公司等组成。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统战部,江西省人大, 河北省承德市宗教局、承德普宁寺,北京民族出版社、雍和宫,南京中兴源丝织厂也派来了祝贺代表。
  全国青年联合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宗教局、四川省佛协、中国佛学院、云南省佛协、内蒙古佛协,甘肃省基督教三自爱国会协会、甘肃省天主教爱国会等单位,及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局长任务之、四川省人大副主任扎西泽仁、中顾委委员天宝,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乌兰活佛、副会长刀述仁居士等知名人士发来了贺电、贺词、贺信。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习仲勋专门向被他称为“挚友”的嘉木样和贡唐仓大师发来了亲笔贺信,信中说:“欣闻拉卜楞寺大经堂重建竣工,举行开光典礼,不胜欢悦。我因事不能前往,专此去信祝贺并通过你们向拉卜楞寺全体僧众和甘南藏族自治州各族各界朋友们、同志们表示亲切的慰问和良好的祝愿!”
  中国佛教协会专门委托副会长明哲法师到会宣读了中国佛教协会的贺信:“拉卜楞寺为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寺院之一,驰名中外。党和政府十分重视,拨出巨金支持,致使大经堂迅速恢复,梵宇清静,法相庄严。这是宗教政策和民族的光辉体现,是民族团结与佛教隆兴祥瑞象征。道场宏开,贝叶拓显密觉路,功德广修,利益报祖国重恩。祝愿:经堂吉祥,法轮常转,佛日增辉,佛教常住。”西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区党委统战部长郑英也发表了贺词。
  贡唐仓大师主持盛大的庆祝典礼。为方便各族、各界的来宾倾听,大师交替用藏、汉两种语言宣读他的主持词。大师说:“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和宗教团体代表,不同教派的代表,参加我们的开光大典,是对我们的鼓励和支持,这充分体现了党和政府的关怀,体现了各族各界人民群众的团结和友谊,体现了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光芒。大经堂重建竣工对于继承民族文化遗产、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满足信教群众的信仰要求,调动群众促进民族团结、维护祖国统一、发展民族经济文化事业的积极性方面,有着深远的历史意义和重大的现实意义。”
  第六世嘉木样·洛桑久美·图丹却吉尼玛大师在讲话中,代表僧众特别表达了对十世班禅大师的怀念。他说:“尊敬的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大师,生前非常关心拉卜楞寺大经堂的重建工作,大经堂之所以能够修复竣工,与大师的关怀、操劳是分不开的。今天在这里隆重举行开光典礼,此时此刻,我们更加怀念班禅大师,感激大师的恩德。祝愿大师的灵童早日转世,第十一世班禅顺利坐床,宏场佛法、普渡众生、庄严国土。”
  甘肃省委副书记卢克俭,代表甘肃省委、省顾委、省人大、省政府、省政协,发表了充满感情的讲话。他说:“我们忘不掉一九八五年四月七日这一天,整个大经堂像一座火山很快化为灰烬。5年后的今天,就在这个化为灰烬的地方,一座雄伟壮观的、全新的、金光闪闪的大经堂,又矗立在我们面前。它是原来的大经堂,又远远超过了原来的大经堂。这里,我亲眼看到了三种不同的泪水:当大经堂化为灰烬的时候,不少僧俗群众流下了痛惜的泪水;当我代表省委、省政府在这里宣布国家出钱重修大经堂时,大家流下了感激的泪水;今天,国家出钱一千多万元的大经堂竣工,召开开光典礼大会时,不少人又热泪盈眶。”
  为祝贺大经堂重建开光,四川省委、省政府、人大、政协四大班子等向寺院赠了款;有252个单位送了礼品;札什伦布寺送了唐卡画;四川阿坝州送了百部大藏经等;前来祝贺的大小寺院达148个。援助西藏发展基金会送来了由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基金会主任阿沛·阿旺晋美亲笔签名的景泰兰宝瓶;甘肃省宗教局,甘南州宗教局、佛教协会、伊斯兰教协会、夏河县清真寺赠送了“爱国爱教”、“古刹生辉”等题字的匾额;临夏回族自治州赠送了特制的挂毯。
  开光大会的当天和26日、27日连续三日,甘肃省政协副县长主席黄正清、班禅大师的父母、班禅行宫德庆颇章、拉萨雪林多吉颇章、刚坚公司、西藏日喀则地区有关部门和夏河县科才乡群众,为寺院供了饭。中央统战部、国务院宗教局向僧众送了茶水钱。
  广大群众也享受到了庆典的欢乐。25日大会进行的同时,举行了隆重的晒佛活动,27日进行了佛教艺术演出,全体与会代表还专程到桑科滩观看了全州民族运动会,游览了秀丽多姿的草原风光。
  大经堂重建开光的消息,被新闻媒介很快传播到海内外。无数的佛教徒从甘、青、川、藏,从中国各个省份,从海外纷至沓来。当他们怀着虔的敬意向大经堂顶礼膜拜时,无不惊喜交加。目睹这一切,贡唐仓大师欣慰地笑了:在政府的各界人士的帮助下,大师圆满地了却了协助嘉木样重建大经堂的心愿;大师开始倾尽心力修复安多藏区著名的佛教宝塔——至为庄严、神圣的“贡唐宝塔”……
 
    21、向世界传播友谊
 
  贡唐仓大师作为当世学贯古今、法行严洁的高僧大德,其威望和影响,早已超出中国信仰藏传佛教的广大藏区和蒙古族地区,法名响彻汉传佛教界和海外无数僧俗信众心中。自1979年出狱重返宝座以来,大师或代表国家、或以个人身份前往欧美、南亚等地区考察访问,足迹遍及尼泊尔、意大利、前苏联、美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把友谊的花朵撒向热爱和平、向往安宁的世界人民心间。
  与此同时,大师怀着一颗忧国忧民之心,从人类发展的历史轨迹和未来世界的走向趋势中,感悟出许许多多真知灼见。多年来,大师从社会进步的大局出发,在不同的场合,针对宗教的发展,寺院的管理,民族地区的舆论引导等,发表了自己独到的见解,引起了政府和有识之士的关注。
  1986年11月,贡唐仓大师担任中国佛教代表团团长,赴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出席“世界佛教联谊会第十五次会议,”其间,座位在三天之内引人注目地变了三次……
  1986年11月贡唐仓大师接到北京国务院宗教事务管理局的通知,请他出任中国佛教代表团团长,赴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出席“世界佛教联谊会第十五次会议”。
  对于地处喜玛拉雅山南麓、与西藏相邻的尼泊尔王国,贡唐仓大师并不陌生。早在他被认定为贡唐仓五世界观的转世灵童,在拉卜楞寺修习佛经的岁月里,他就从经书典籍中知道了尼泊尔 这个佛法昌盛之地的许多历史。他知道,早在清代,尼泊尔工匠就到西藏建造佛塔。拉卜楞寺众多高大庄严的鎏金铜像,就有许多是由技术高超的尼泊尔工匠铸造的。不仅如此,尼泊尔人民与历世贡唐仓大师还有着特殊的感情和佛缘:由第三世贡唐仓·丹贝仲美于1802年主持修建的著名的贡唐塔,就是由尼泊尔人民无私帮助建成的,原塔塔身上五层及四周佛像均为铜板鎏金制作,塔内珍藏的珍宝中除清朝嘉庆皇帝亲笔书写的“佛光普照”匾额和大量金银汁书写的经典和文物外,还有尼泊尔国宝三副金门环中的一副。这座有一百多年历史的宝塔不幸毁于“十年动乱”,第六世贡唐仓大师在国家和国内外信徒的支持下,于1993年7月使宝塔重建开光。
  到佛祖释迦牟尼的故乡去朝礼,这是每一个佛教徒梦寐以求而难得的机会。得到了这一机缘的贡唐仓大师在欣喜之余,却有不少顾虑:第一次出国就担任团长,又是到紧靠印度达赖集团大本营的尼泊尔,各种关系较为复杂。大师知道,在两年前召开的世界佛教联谊会第十四次会议上,中国代表团团长赵朴初因大会组织者同时邀请了达赖和台湾代表团而中途退场,这次会议考虑到中国的严正立场,没有再邀请达赖,台湾方面也以中国台湾代表团的名义参加。尽管如此,大师思前想后,还是想请假不去。不料有一天早晨十世班禅额尔德尼·却吉坚赞大师从北京打来电话,说他也要去尼泊尔,问大师准备好了没有?大师一听班禅大师也去尼泊尔,那么团长理所当然是班禅大师了,便高兴地答复班禅大师:“我一定去!”
  到了北京,才得知班禅大师是以全国人大常委会代表团的名义出访尼泊尔的,贡唐仓大师仍是出席世界佛教联谊会第十五次会议的中国代表团团长。事已如此,大师再也不好推辞了。11月24日,贡唐仓大师一行五人从首都北京飞往尼泊尔,三位正式代表分别代表中国藏语系、汉语系、巴厘语系三大佛教语系。
  贡唐仓大师与班禅大师同乘一架飞机前往尼泊尔。飞抵戒备森严的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机场后,班禅大师及其随员被迎接到尼泊尔国王的老皇宫和国王宾馆。贡唐仓大师一行则下塌在安娜泊尔宁(雪山仙女宾馆)。
  世界佛教联谊会总部设在泰国,当时的会长是九十多岁的泰国国王的母亲。第十五次联谊会开幕式在尼泊尔体育馆举行,仪式隆重而热烈:各国代表团入场时均有一位尼泊尔小姐举着写有该国名称的牌子在前引导,代表们则每人手中举着一面世界佛教联谊会的旗子绕场一周。之后,大师看到两架飞机在上空盘旋,第一架飞机像天女散花似地从空中撒下朵朵象征吉祥花雨的鲜花;第二架飞机则将香料洒向会场,立时会场上扑鼻而来一股股浓浓的檀香味。
  尼泊尔国王出席了开幕式并致词。班禅大师应邀出席开幕式并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会议期间,中国台湾代表团里一位早年曾在拉卜楞寺学经的喇嘛代表,看见贡唐仓大师便虔诚地跑过来向大师磕头,这一举动引起了全体与会代表尤其是台湾代表的注意。经这位喇嘛介绍,台湾代表对贡唐大师十分尊重,团长专门前来拜访。大师以礼相待,表示友好。
  在会议进行的前三天,发生了一件有趣而有深意的事:作为中国佛教代表团团长,贡唐仓大师的座位引人注目地变了三次。在正式开会的第一天,印度佛教协会的主席(曾在西藏哲蚌寺学经)、斯里兰卡、缅甸、尼泊尔的代表团团长均就坐在主席台的沙发座上。世界佛教联谊会主席、泰国前总理舍尼·莫巴和其它一些国家的高僧就坐于主席台下面第一排面朝代表的座位。贡唐仓大师的座位被安排在代表们中间,大师胸怀坦荡,对此没有任何不快的反应。第二天上午他刚走进会场,便有工作人员请他坐到主席台下面面朝代表的第一排座位上。第三天他的座位又变了,人们请大师坐到主席台上的沙发座。三天之内座位的步步升高,是大会组织者了解了大师的威望和影响之后的必然反应,大师对此泰然自若。
  这次有50多个国家代表参加的联谊会共开了7天.。尼泊尔国王在会议期间接见了全体与会代表。大师以他睿智、博学的风范,受到了代表们的特别尊重,新加坡、马来西亚、法国、澳大利亚的代表纷纷找机会来拜见大师。在最后一天的大会上,东道主安排大师上台讲话。大师说:“全世界的佛教代表在尼泊尔欢聚一堂,这是佛祖给予的机缘。我能代表中国出席这次盛会,感到十分高兴。让我们为世界的和平、众生的安乐祈祷!”
  在联谊会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问大师:“中国对信仰佛教的人进行限制吗?”
  大师回答:“没有限制,信仰自由。”
  记者又问:“那么佛教信徒有多少呢?”
  大师答:“我们国家宗教信仰自由。今天信仰,明天不信仰,是个人的自由;今天信这个宗教,明天信那个宗教,也是自由。因此无法统计具体的人数。”
  利用开会的间隙,大师朝礼了佛陀诞生之地蓝毗尼园等圣地。一千五百多年前中国高僧法显留在尼泊尔的足迹,使他倍感亲切。加德满都浓郁的的宗教气氛,如大街上的圣牛、外表装饰守护神眼睛的寺庙、金片铺就的庙顶,使大师沉浸在对精湛的宗教艺术的欣赏中而流连忘返。喜马拉雅山南麓迥异于西藏的亚热带风光,高耸入云的冰峰雪顶下青绿的草地、悠然出没的牧牛人,繁茂的菩提树,也使大师久久注目而难以忘怀。会议结束后,大师经泰国、香港回到北京。


上两条同类内容:
  • 金席大师贡唐仓活佛(十六)
  • 金席大师贡唐仓活佛(十五)

  •               返回首页            
    2006年 备案序号: 津ICP备06005728号 ;查看证书津ICP备06004467号  查看证书 ;站长联系方式:sfh_2001@163.com